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论文发表 > 正文

住房公积金资金风险防控机制建设初探

作者:核心期刊目录查询 发布时间:2019-02-19

截至2016年11月,全国住房公积金个贷率已经超过88%,甚至有的城市使用率和个贷率突破双百,资金流动性风险预期突显。作为一个资金管理机构,资金安全问题是应该首要考虑的问题,是管理工作的重中之重,这就要求住房公积金管理机构必须建立科学完善的风险控制

  截至2016年11月,全国住房公积金个贷率已经超过88%,甚至有的城市使用率和个贷率突破双百,资金流动性风险预期突显。作为一个资金管理机构,资金安全问题是应该首要考虑的问题,是管理工作的重中之重,这就要求住房公积金管理机构必须建立科学完善的风险控制机制,确定资金使用率、个贷率、提取率等资金使用指标,与住房公积金业务开展层级的相关联动制度。合理确定风险预期,控制资金风险,严防流动性风险的出现。住房公积金管理机构作为一个民生机构,其资金问题不仅直接关系到管理工作的平稳健康推进,更加关系到社会的稳定和地方经济的平稳发展,必须引起足够的重视。

运筹与管理

  《运筹与管理》《运筹与管理》(双月刊)1992年创刊,宗旨是交流运筹学与管理科学工作者的研究成果,推进运筹学在经济计划、投资决策、风险分析、企业管理、生产控制、结构优化、信息技术及军事领域的应用。

  1 住房公积金资金风险的基本分类

  对住房公积金资金风险进行分类的方式有多种,本文按照资金的流动过程进行分类,将资金风险分为归集阶段风险、使用中风险和使用后风险三种类型。从住房公积金管理工作的整体运行来看,任何一个环节的风险得不到有效控制都将使整个资金链出现问题,从而导致住房公积金资金管理失控,住房公积金业务无法正常开展,甚至成为管理辖区内社会不安定因素。

  1.1 归集阶段的企业未缴、断缴资金短缺风险

  归集是住房公积金资金的源头和起始,覆盖率过低将无法保障充足的住房公积金资金,资金短缺达到一定程度会影响制度的正常运行。我国住房公积金制度实施过程中,机关事业单位和国有大中型企业基本实现全覆盖,未缴、断缴的发生主体是民营企业。当前,经济处于低迷期,出口贸易的下滑导致部分民营企业盈利能力下降,效益下滑,如何在经济波动中维持企业的制度覆盖率,有力推动归集扩面工作是管理资金的基础保障。如果归集额过低,管理事业将无从谈起,住房公积金制度也将成为无根之草。

  1.2 使用阶段的资金过度使用风险

  住房公积金制度的核心目标是保障职工住有所居,而保持一定的资金储备是为职工提供住房资金支持的基础。资金的过度使用会导致备付资金比例过低,一旦出现集中提取或职工购房需求旺盛等住房公积金资金使用高峰期,可能会出现资金流动性不足,资金安全受到威胁,甚至短期内出现无法提取住房公积金的情况,导致正常性提取业务开展受阻。由于资金缺乏,贷款业务必然受到影响,放款缓慢甚至短暂停止贷款业务,住房公积金业务开展延迟将引发社会的不安定情绪,容易造成缴存职工恐慌,对制度产生负面效应。

  1.3 使用后期的贷款停供风险

  当前,住房公积金管理制度正处于变革期,缴存覆盖面不断扩大,缴存职工结构也发生变化,自由职业者、进城务工人员等新型缴存主体逐步加入,数量和比例也不断提高。同时,随着经济发展,产业结构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产业结构调整和重新布局,从业人口流动性逐步加大,购房需求群体的复杂程度和数量变数增大。在这种大环境下,住房公积金贷款的主体将不再局限于机关事业单位和国企等体制内人员,甚至不再局限于签订合同的劳动者。如何继续维持现有的低逾期率,如何通过机制最大限度地避免缴存职工停贷带来的资金风险是当前需要密切关注的问题。

  2 建立资金风险防控机制必须明确的问题

  2.1 优先保障提取还是贷款业务的问题

  住房公积金归集资金来源具有相对稳定性,其在一定时期内是基本稳定的。从某个角度来说,提取量和贷款量是此消彼长的过程,因此,提取优先还是贷款优先是必须思考的问题。建立住房公积金制度的根本目的是保障缴存职工住有所居,通过缴存互助的方式改善职工的居住条件。当前,发挥社会职能的主要途径是让缴存职工享受远低于市场购房贷款利率的政策性贷款,按照当前的沉淀资金利息政策,上年结转资金利息按1年定期存款利息计算,缴存职工账户余额可以得到足額的存款利息收益,职工即使不符合其他提取条件,在退休时一次性提取公积金账户余额也能保障其资金收益。所以,住房公积金提取不应作为住房公积金制度设置的主要资金使用渠道。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缴存职工的缴存额对购买住房来说是杯水车薪。如果以提取为主,就意味着一边是通过大量的人力、物力开展归集扩面工作保证的缴存资金,另外一边是提取窗口人员辛苦劳动达到的较高提取率,这种左手进右手出的制度,任何人都会觉得缴存的必要性值得商榷。综上所述,无论是从制度建立的目的、制度设置,还是从充分发挥制度优势的工作需求来看,都应在保证基本提取业务的基础上,优先开展住房公积金贷款业务,保证贷款资金充裕,谨慎开展创新性提取业务,合理控制提取规模,从而充分发挥制度的互助优势,使缴存职工切实享受到制度带来的真正实惠。

  2.2 住房公积金贷款业务的倾向性问题

  住房公积金制度的缴存主体是普通职工,缴存目的是解决群众住有所居的问题。这种全体缴存部分人优先购房使用的模式具有明显的互助性质,是强制性集合全体缴存职工力量来帮助购房支付能力较差的个人进行购房的制度。拥有较高资金支付能力和一定积蓄的改善性住房购买者并不是制度保障的主体,所以贷款发放应向中低收入群体和购房刚需倾斜。只有积极支持中低收入职工尤其是刚性需求群体的购房要求,才能充分发挥该制度的社会效用,为普通职工的住有所居和社会安定做出巨大贡献。

  2.3 正确认识逾期贷款催收工作的问题

  随着缴存主体不断扩大,缴存主体结构复杂化,贷款业务量和存量不断提高,出现贷款逾期问题和逾期户数增加成为必然。在财务系统中也明确设置了逾期贷款科目,这说明允许出现坏账情况。作为住房公积金管理机构,应明确认识到逾期贷款催收是管理机构的一项常规工作。

  住房公积金管理机构应根据实际工作需要建立贷款逾期催收的专门制度,严格逾期催收流程,不断提高开展逾期催收工作的能力,完善逾期催收的措施,利用法律手段有效解决逾期问题。

  3 科学构建住房公积金资金风险防控机制

  3.1 建立备付金制度防范资金流动性风险

  随着住房公积金资金使用力度不断加大,资金使用率不断提高,如何防范高使用率下的资金流动性风险应作为管理工作的一个重要方面进行考虑,并强制规定住房公积金管理部门预留备付资金,以防范住房公积金管理行业出现系统性风险,确保住房公积金制度持续、稳定、健康发展。

  3.2 建立提取和贷款业务分级

  根据不同的业务类型,将提取和贷款业务分为基础业务、中阶业务和高阶业务。基础业务是除资金出现严重流动性风险时必须保障的业务类型,涉及缴存职工的基本权利;中阶业务属于资金较为充裕的情况下可以满足的业务类型;高阶业务属于资金极为充裕情况下可以开展的业务类型。

  3.3 建立使用率与业务级别选择联动机制

  在实行备付金制度的前提下,住房公积金使用率公式的改进形式是:住房公积金使用率=(个人贷款余额,个人提取总额,国债总额)/归集总额×(1-备付金率)×100%。根据优先保障贷款业务的原则,合理确定警戒使用率标准值,住房公积金使用率与各级业务由低到高成逆向相关联动关系,例如:使用率在0%~30%之间,开展所有业务;31%~80%之间,开展基础和中阶业务;80%以上仅开展基础业务。

  3.4 强化贷后管理工作

  从当前来看,停贷行为虽然对住房公积金行业资金风险影响不大,各中心的贷款逾期率基本都维持在较低水平,但作为一个风险环节必须加以重视。综合来看,可以从三方面进行控制。一是贷款审批环节贷款额度与账户余额、缴存时间等征信相关因素挂钩,能提高贷款的风险控制等级;二是采取多种方式防止“贷立停”情况的发生;三是建立包括提醒、逾期催收和依法诉讼的一整套逾期贷款处理流程,每月还贷前提醒、逾期后二次提醒,超过一定逾期次数的职工按照条例规定向法院提起诉讼,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资金安全。

上一篇:股东退出之股权转让问题研究
下一篇:关于微信朋友圈中信息是否享有隐私权的思考

2018年中文核心期刊目录查询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