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论文发表 > 正文

社交媒体中的诗歌传播研究

作者:核心期刊目录查询 发布时间:2019-02-20

全媒体时代,诗歌依托社交媒体得到推广与发展,这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让边缘化的诗歌重新回归生活的中心,却也使其陷入全民化的陷阱。并且诗歌传播的把关人缺失,导致诗歌作品良莠不齐,以娱乐与吸引受众消费的诗歌作品更是屡见不鲜。本文以为你读诗的微信公

  全媒体时代,诗歌依托社交媒体得到推广与发展,这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让边缘化的诗歌重新回归生活的中心,却也使其陷入“全民化”的陷阱。并且诗歌传播的“把关人”缺失,导致诗歌作品良莠不齐,以娱乐与吸引受众消费的诗歌作品更是屡见不鲜。本文以“为你读诗”的微信公众号为例,揭露和批判其存在的商业化、娱乐化与庸俗化现象。以此警醒社交网络中参与诗歌互动的用户,促使诗歌“兴、观、群、怨”的社会功能得到更好实现。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宗旨:“为现代文学的研究提供阵地,以利交流研究成果,开展学术讨论,促进现代文学研究的发展,提高现代文学研究的学术水平”。本刊特色:其一,全面反映现代文学研究的状况、动向以及在研究角度、方法、深度等方面的新局面;其二,重视史料的发掘、整理和辨析。

  全媒体时代,在传播技术的赋权下,以微博、微信为代表的社交媒体APP为用户进行自由的文学创作与交流搭建了由兴趣爱好聚集而成的虚拟空间。在这样的社会情境中,相对于传统媒体,社交媒体基于可匿名性、交互性以及自由性等优势在一定程度上赋予用户话语权,为诗歌在社交媒体中的传播与发展创造了条件。现代诗歌也称“新诗”,指“五四以来的新体诗歌。形式上采用白话,打破了旧体诗格律的束缚,已成为现代诗歌的主体。新诗正在批判地继承古典诗歌和民歌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其形式和格律要求向顺口、易记、有韵、能唱的方向发展。与“旧诗”相对。[1]”伴随媒介融合,诗歌的传播呈现出由纸质化到数字化,边缘化到全民化的发展趋势。一方面,诗歌借助新媒介技术的赋权,进一步瓦解了“旧诗”的主流地位,在多元的诉求下,创办各种诗歌网站与论坛,为诗歌群体的交流与传播提供了自由的空间。另一方面,诗歌充分地利用社交媒体极强的用户粘性,推崇诗歌传播的日常生活化。如“读首诗再睡觉”、“为你读诗”和“诗歌是一束光”等诗歌微信公众号的走红,让诗歌阅读融入大众的生活,并借助不断上涨的粉丝数和订阅量,让本应边缘化的诗歌全民化。

  诗歌在社交媒体的火热发展固然可圈可点,但火热的背后理应给予冷静的思考。首先,社交媒体的商业化运作致使其应用开发必然避免不了资本力量的侵蚀。因此,诗歌火热传播背后存在的资本的控制是否会弱化诗歌的“兴、观、群、怨”社会功能传播值得关注[2]。其次,后现代主义与消费主义影响下的社交媒体具有去中心、去权威的天然特点。在自由、自我的传播环境中,用户追求轻、短、小的碎片化与娱乐化的内容消费,其在一定程度上是对精英出身诗歌的解构,是一种在文化工业的推动下将诗歌娱乐化与市场化的阴谋操作。最后,社交媒体只是为用户提供交流的平台,主要依靠着用户本身去生产、传播与消费内容[3]。诗歌在社交媒体的推广与发展,本身是一种将精英话语权让渡给全民的做法。诚然,这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让边缘化的诗歌重新回归生活的中心,却也使诗歌陷入“全民化”的陷阱,并且诗歌传播的“把关人”缺失,导致诗歌作品良莠不齐,以娱乐与吸引受众消费的诗歌作品更是屡见不鲜。由此,本文以“为你读诗”的微信公众号为例,对其运作与传播内容进行文本分析,揭露和批判其存在的商业化、娱乐化与庸俗化现象。以此警醒在社交媒体中参与诗歌互动的作者与读者,从而促使诗歌“兴、观、群、怨”的社会功能得到更好实现。

  一、诗歌传播的商业化

  “为你读诗”是由Be My Guest于2013年6月1日正式推出的公益诗歌项目,其希冀在奔忙的生活中,为每一位充满“劳绩”的人,探寻一片灵魂的诗意栖息地。该项目是由Be My Guest创始人潘杰客联合李彦宏、杨元庆、彭雪峰、陈鲁豫、张国立、于丹等政、商、艺、学等各界的知名权威人士共同发起的[4]。就其传播内容而言,尽管涵盖了诗歌、绘画、摄影、音乐等多方面内容,但都是为了更好地烘托与表现诗歌而存在的。就其传播渠道而言,主要有“为你读诗”APP、微信公众号与微博,但其重心主要是对于微信公众号的经营与管理。如其官方APP内设今日、动态、发现与个人四个栏目,主要是为其粉丝或受众搭建一个可以互动与交流的空间社区;其微博的粉丝数量为10万,发展并不突出。“为你读诗”的微信公众号于2013年6月1日开始推出,于每晚十点分享一位不同行业的特别嘉宾,为你读一则动人的诗篇。其在公众号上的每一则诗篇的阅读量都是10万以上,同一些以诗歌为主题的公众号相比较更是遥遥领先,发展态势良好。然而,也从侧面反映了其容易吸引资本进驻与广告投放[5]。据此,研究发现其商业化现象非常严重,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其一,“为你读诗”的广告支持与版权合作。“为你读诗”在微信公众号的“参与我们”栏目中设置了“广告支持”与“版权合作”兩个板块,明确表明其是商业化的运作。首先,对于广告的投放,其主要采用文章的形式,如2017年6月6日的一篇文章《在这里,诗意地享受美食|京城诗意餐厅推荐》,文章将诗与广告结合,用具有感染性的优美语言介绍了北京四家餐厅,如曲廊院、字甜品等,并以推荐的口吻弱化受众对广告的厌烦心理,让受众在听诗般的阅读中无意识接受广告。其次,对于版权合作,主要是针对那些拥有诗歌、绘画、摄影、音乐等版权的所有人,把“为你读诗”作为一个可以展示个人作品的平台,吸引版权所有人来展示或合作开发衍生品。这样做,一方面,可以聚拢人才,为打造一个诗意的交流空间增加底蕴。另一方面,提供平台给那些有展示或合作开发衍生品欲望的人,可以收取平台费与扩宽自身产业链。如2017年6月12日文章《唱吧,悲伤|蓝蓝签名诗集限量发售》,是一次很明显的版权合作案例。

  其二,“为你读诗”官方小店-诗意生活的创办。“为你读诗”在微信公众号中的“订阅专辑”栏目有一个“为你读诗·礼物”的板块,这是一个跳转到“为你读诗”官方小店的超链接。小店卖的物品主要是“为你读诗”的有声作品集与名家图书。此外,还有一些字画、钢笔、耳机等与诗歌有关的物品。当然,需要注意的是小店里的“推荐”栏目的设置,表面上是一种物以稀为贵的售卖,其实质是与版权所有人的一种合作互利关系,类似于广告投放,如对王弢限量签名专辑《舒伯特》的推荐。

  其三,诗歌专辑的付费订阅。“为你读诗”在微信公众号中“订阅专辑”栏目的“赵又廷诗歌专辑”、“卫东古诗词专辑”与“蒋勋·文学之美”这三个版块是属于付费才能享受的服务。如“卫东古诗词专辑”100期的订阅价格为98元。付费阅读既包含“为你读诗”与名家们的版权合作,也体现了“为你读诗”自身的商业化发展走向。其既邀请学术界的知名权威人物加盟,也邀请影视明星的加盟。前者可以与栏目共享知名度,让栏目更加的具有公信力。后者则可以与栏目共享粉丝,增加栏目的注意力与点击率。如蒋勋,台湾的美学大师,知名画家、诗人与作家,现任《联合文学》社社长。再如赵又廷,他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深情的夜华,他是金钟奖的最佳男主角,在微博拥有1243万的粉丝量[6]。

  总之,在消费主义的驱动下,诗歌的商业化现象是不可避免的。正如阿多诺所言:“文化工业为了追逐利润和文化的同质性,不惜剥夺“本真”文化所具有的批判功能和协商方式,使其丧失了“说不的勇气”。商业化的过程导致了“本真”文化的贬值,通过将它变成待售商品的方式降低了准入的门槛。[7]”因此,面对多重挑战的诗歌如何在商业化的冲击下“不忘初心、不失本真”,找到自己的最优生态位是需要思考与解决的难题。

  二、诗歌传播的娱乐化

  “狂欢”是巴赫金提出的重要理论概念:“狂欢是荒诞的庆典:丰盛膏腴的筵席、烈性酒、纵欲。在这样的场景中,官方文化被完全推翻颠灭。狂欢中的荒诞不经是不纯洁的、比例失调、及时行乐、感官洞开,是物质的。它是古典的对立面,古典是美的、对称的、升华的、间接感知的,因而也是理想的。[8]”在社交媒体中,长久压抑的诗歌在其自由、自我的媒介语境中得到释放,无论是精英还是大众,都有一种“快感”重拾的体会。这种“快感”的失而复得驱使着受众对诗歌进行过度的消费,在社交媒介中掀起了小众的狂欢。因此,诗歌传播的娱乐化的形成主要受两方面影响,一方面在后现代主义的影响下,社交媒体中用户的主体性突出,自由、自我的多元化诉求对诗歌内容具有重要影响;另一方面则是在消费主义的影响下,一切可被消费的客体符号化,诗歌被符号化为一种日常的消遣。特别是诗歌与明星的结合,加重了诗歌的娱乐性质,使诗歌被当成日常生活的娱乐符号被受众消费。

  “为你读诗”的娱乐化,一方面是受众忽略诗歌所蕴含的深沉意义,只对诗歌进行一种浅层次或流于表面的符号消费;这一点在其对古诗词的传播中体现得非常明显,如白先勇读的这首《问菊》(潇湘妃子):欲讯秋情众莫知,喃喃负手叩东篱。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圃露庭霜何寂寞,鸿归蛩病可相思?休言举世无谈者,解语何妨话片时。很多受众是只知其面,而不知其意。部分受众可能不会深究潇湘妃子是谁?

  此外,由于古诗词没有白话文表达的通俗易懂,所以部分受众可能望文生义或者直接拒绝深入地理解其中蕴含意义,只做一种浅层或表面的符号消费。

  另一方面则是忽略诗歌内容,而去消费读诗的明星或者仅是对读诗人的声音进行消费。如演员张静初与赵又廷读诗,受众对他们读诗的内容并不感兴趣,感兴趣只是能够近距离的听见明星的声音,特别是他们的粉丝。此外,因为“为你读诗”会邀请一些受过专业播音培训的人来读诗,或者请一些非常具有名望的学者来读诗,如央视主持人任鲁豫与百家讲坛的于丹。因此,还有一种受众只是单纯的喜欢听读诗的那种优美的声音,或者仅仅喜欢听诗时的感觉。所以,无论是两者中哪一个,都与诗歌本身无关。

  三、诗歌传播的庸俗化

  哈贝马斯认为,“所谓公共领域,我们首先意指我们的社会生活的一个领域,在这个领域中,像公共意见这样的事物能够形成。公共领域原则上向所有公民开放。公共领域的一部分由各种对话构成,在这些对话中,作为私人的人们来到一起,形成了公众。[9]”而诗歌传播的庸俗化正是因为在社交媒体建构的诗歌领域中,尽管诗歌依托社交媒体得到推广与发展,这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让边缘化的诗歌重新回归生活的中心,却也使诗歌陷入“全民化”的陷阱[10]。特别是在消费主义的驱动下,受众对诗歌的符号化消费,达到了去中心、去权威的效果,也解构了诗歌的诗性。此外,诗歌创作与传播的“把关人”缺失,导致诗歌作品良莠不齐,以娱乐与吸引受众消费的诗歌作品更是屡见不鲜。因此,原本属于小众精英群体的诗歌快感演变成了全民的狂欢。在“为你读诗”中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其一、诗歌主题分布不平衡,质量良莠不齐。除了付费阅读的诗歌专辑外,“为你读诗”中每天一篇诗歌主题的选择没有固定的规律可寻,无论是读诗的人还是诗本身的质量都得依据不同受众的喜好具体分析。但是這也从侧面反映出其在诗歌传播上没有主线,呈现出杂乱无章的画面。换言之,“为你读诗”并没有明确自身的社会责任或者通过对某一类诗歌的传播达到一个效果。其只是做诗歌的搬运工,这样就很难保证传播的质量问题。这可以从2017年6月10日到6月15日之间传播的诗歌进行文本分析中得到诠释。如10日先传播了古诗词《满江红》,接着是外国诗《蓝色的雨》以及现代诗《与夜诗意交谈》;11日重复传播古诗词《满江红》,接着为综艺《深夜食堂》做广告以及现代诗《纪念古碑2》;12日为蓝蓝的《唱吧,悲伤》做广告,接着为父亲节做推广,为赵又廷的《四季之中,光合作用》做广告,以及现代诗《在我的村庄》;13日现代诗《柠檬哀歌》与外国诗《爱尔兰总统——为我女儿的祈祷》;14日为古诗词特辑更新做推广与现代诗《谢谢你离开我》;15日诗歌演唱版《君生我未生》。

  其二、诗歌的中外、古今比例严重失调。从上文的文本分析中也可以看出,“为你读诗”在日常诗歌传播中并未有意的安排中外、古今的诗歌比重,整体上是一种乱序的状态。这也从侧面印证了社交媒体自由、自我的传播状态,这本身也是对讲究格律、规则的传统诗歌的解构。当然,更重要的是其符合了现代人碎片化、浅层次的阅读心理,并且采用中外、古今杂糅的乱序推送不至于让受众感觉单调、乏味。但其实质是一种将诗歌庸俗化传播的表现,是一种对受众心理的顺从,没有明确其传播的社会责任感。

  四、结 语

  本文以“为你读诗”的微信公众号为例,通过对其运作与传播内容的文本分析,揭露其存在的商业化、娱乐化与庸俗化现象的原因,明确了诗歌在社交媒体上的传播具有不可避免的商业化走向,受众对诗歌的符号消费让诗歌传播的娱乐化达成共识,而诗歌传播者为了保证用户粘性,吸引更多的用户关注,顺从受众的碎片化、浅层次的消费心理推送诗歌,其实质是一种将诗歌传播庸俗化的表现,其在诗歌传播中社会责任感的缺失是让社交网络中参与诗歌互动的作者与读者警醒的。因此,如何提防诗歌成为资本利益的傀儡,从而促使诗歌“兴、观、群、怨”的社会功能得到更好实现则是当下需要思考与解决的重大问题。

  首先,要发挥诗歌“兴”的社会作用。兴,指诗歌通过意向,向读者传达一种感发生命的力量,可以使人从诗歌鉴赏中获得一种美的享受。要注意把娱乐与美的感受相区别,降低诗歌娱乐化现象,提高受众对美的认知。其次,要发挥诗歌“观”的社会作用。观,是指诗歌真实地反映社会政治和道德风尚状况,因而能让人从中观察出政治的得失和风俗的盛衰。诗歌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诗歌的传播应与日常生活紧密相关,为人们日常生活提供思想指导。再者,要发挥诗歌“群”的社会作用。群,則是认为诗歌可以有使人互相交流情感、加强团结的作用。诗歌本身就是小众的精英化传播,要时刻警惕诗歌堕入“全民化”的陷阱。最后,要发挥诗歌“怨”的社会作用。怨,是指文学作品有干预现实、批评社会的作用。诗歌的传播要有现实意义,要有明确的价值诉求,传播者要有传承诗歌文化的使命感与责任感。

  参考文献:

  [1]新华词典[M].商务印书馆辞书研究中心修订-2001年修订版.北京:商务印书馆,2001.

  [2]王齐洲.孔子文学的学术路径与社会功能[J].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2).

  [3]孙晓娅.新媒介与中国新诗的发展空间[J].文艺研究,2016(11).

  [4]参考:The Poem For You http://www.thepoemforyou.com/.

  [5]章淑贞,郑施.用“诗歌”打造一个文化平台——专访“为你读诗”联合创始人、总策划人张炫[J].新闻与写作,2015(7).

  [6]崔晓艾.文学类微信公众号的传播策略[J].传媒,2016(16).

  [7]约翰·斯道雷.常江译.文化理论与大众文化导论[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

  [8]迈克·费瑟斯通.刘精明译.消费文化与后现代主义[M].北京:译林出版社,2000.

  [9]哈贝马斯.公共领域(1964)[M].汪晖译,汪晖,陈燕谷主编.文化与公共性.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8.

  [10]罗小凤.边缘化?全民化?——新媒体时代新诗与公众世界的关系[J].南方文坛,2016(5).

上一篇:公路桥梁检测评定的方法研究
下一篇:煤炭企业物资供应管理的既有问题及解决策略分析

2018年中文核心期刊目录查询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