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论文发表 > 正文

《平凡的世界》的方言词汇及其表现功能

作者:核心期刊目录查询 发布时间:2019-03-06

陕西方言是现代汉语方言的重要分支,并且就陕北语言具有的独特地方特色和人文色彩来说,路遥先生的《平凡的世界》体现的最为淋漓尽致,因此本文拟通过从《平凡的世界》中体现出的方言词汇及其表现功能,与对陕北方言的综述等方面来深入研究作品的语言特色。

  陕西方言是现代汉语方言的重要分支,并且就陕北语言具有的独特地方特色和人文色彩来说,路遥先生的《平凡的世界》体现的最为淋漓尽致,因此本文拟通过从《平凡的世界》中体现出的方言词汇及其表现功能,与对陕北方言的综述等方面来深入研究作品的语言特色。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宗旨:“为现代文学的研究提供阵地,以利交流研究成果,开展学术讨论,促进现代文学研究的发展,提高现代文学研究的学术水平”。本刊特色:其一,全面反映现代文学研究的状况、动向以及在研究角度、方法、深度等方面的新局面;其二,重视史料的发掘、整理和辨析。

  在《晚晴小说史》中,阿英曾说过:“方言的运用,更足以增加人物的生动性,而性格,由于语言的关系,也更突出。”(1)《平凡的世界》所展现的陕北农民的口音及土话,使得人物感情表达更为到位,陕北方言的恰当运用更好的表现了陕北人粗犷豪放的性格气质。

  一、陕北方言名词

  《平凡的世界》中展现了很多陕北特有的名词,有独特的意义。

  (一)反映陕北的特殊地质,地貌或事物的专有名词及表达效果

  【窑洞】是陕北人民生活与睡觉的场所。

  (1)“全家一眼土窑,他老两口和快八十岁的老母亲住着。”(《平凡的世界》第一部34页)

  (2)“没力气再打几孔窑洞啊。”(《平凡的世界》第一部34页)

  并且窑洞修饰的量词用“眼”或“孔”。

  【崖势】指打窑洞的最有利地形。

  (3)“本来他家占有一块多好的崖势。”(《平凡的世界》第一部34页)

  (3)中的“崖势”是少安家准备盖窑洞的地方。“在村里出了名的风水好。”意指盖窑洞很合适。

  【灶火圪(gē)崂(láo)】是指灶台。

  (4)“兰香不知什么时候又出去捡了一筐柴禾,这时悄悄地从门中进来,又悄悄地去灶火圪崂里倒柴去了。”(《平凡的世界》第一部40页)

  【球脑蛋子】指头,脑袋,戏谑的称呼。

  (5)“把你们的球脑蛋子和胳膊腿都自个招呼好。”(《平凡的世界》第三部 24页)

  【锁线】指婴儿满月或过生日时,长辈绑的红绳,意在祝福保佑。

  (6)“他两个不论谁过生日,他妈或田大婶总要给他们把一圈白线用红颜料染好,挂在他们脖子上——这是“锁线”,保佑孩子无灾无病,长命百岁……”(《平凡的世界》第一部76页)

  【土棱】指小土堆。

  (7)“他们来到工地上的土畔时,忍不住都把腰猫下,从土棱边探出头,往下边的土地上看。”(《平凡的世界》第一部27页)

  【院畔】指院子边上。

  (8)“少安看家里人的情绪缓和下来以后,就一个人从窑里出来,转到院畔上。”(《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74页)

  【院门楼(lòu)】指带栓的大门。

  【朽葛针】一种山枣上的刺,扎墙上防贼。

  (9)“尽管现在看起来,也大部分是塌墙烂院,但总还有一些表明以往富有迹象的破旧的院门楼和扎着朽葛针的院墙。”(《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44页)

  【线衣】秋衣,内穿的衣服。

  (10)“推车子的时候,他把旧制服棉袄的襟子敞开,露出一件汗淋淋的褪色桃红线衣。”(《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32页)

  【二杆(gàn)子】说某人傻气,做事不经大脑。

  (11)“这些个村集中起来的“二杆子”后生,在公社武装专干的带领下,在集市上没收农民的猪肉、粮食和一切当时禁卖的东西。”(《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29页)

  【二流(liù)子】指街上的流氓,不务正业的人。

  (12)“到他祖父手里,抽大烟就把一点家业抽光了。他父亲后来成了前后村庄有名的二流子。”(《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30页)

  【熊样子】指没出息的样子。

  (13)“孙玉厚骂王满银时说“你成这个熊样子,还能什么哩”(《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34页)

  【贼娃(wà)子】指小偷或做了见不得光的事情的人。

  (13)“那几个破盆子爛碗,白给贼娃子都不要!”(《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27页)

  (14)“现在她为了他,亲自跑回来,找到他门上,他却像个贼娃子一样躲在这山里,不见人家……”(《平凡的世界》第一部148页)

  表达效果:这些富有地方特色的词语,描绘了一幅具有黄土高原特色的生活画卷,并且展示了陕北人民的生活环境,使读者能够更好地了解陕北文化,尤其是陕北人自己读后会有一种如临其境的感觉,充满真实自然的感觉,使人倍感亲切。同时,对环境及背景的介绍更为详细具体,有些特定名词的使用,更有助于读者理解剧情发展。

  (二)对人称的专有名词及特定称谓

  陕北人在称呼亲戚时经常加上【他】字,没有特定的意义

  (15)“他妈,他姐,他妹,他奶,老少四个女人一见他回家来,都又惊又喜。”(《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73页)

  称呼人时,叫他二妈,他二爸,他二哥等等。

  【泥腿把子】指的是农民,下地干活的人。

  “别说是真的进了孙家的门,就是他的工作女儿和一个泥腿把子谈恋爱这件事,若是让村邻乡舍都知道,他田福堂的脸都没处搁。”(《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152页)

  【婆姨】指老婆。

  (16)‘“我爸好铁锨给谁了?”

  “给你婆姨了!”侯玉英喊叫说。

  【半脑壳(kuó)】指做事情欠缺考虑,少根筋的人。

  (17)“批判田二的什么哩?那人谁不知道是个半脑壳!”(《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57页)

  【瓷脑】指过于老实的人,有些冒傻气。

  (18)“因为你就是挣命劳动,到头来还不是要和耍奸溜滑的人一样分红吗?谁愿意再当这号瓷脑?”(《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223页)

  【干大(dá)】指干爹,和自己父亲有兄弟情意的人。

  (19)“但不巧的是,‘干大在半年前刚刚离开人世。”(《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214页)

  【花骨朵】指小媳妇,刚结婚不久的少妇。

  (20)“不要紧,等挣下两个票票,土崖上戳几个窑窑,就把你们的花骨朵接来吧……”(《平凡的世界》第三部 25页)

  【死女子】亲昵的称呼,一般由长辈或年龄较大的人说出。

  “润叶心一凉,说‘死女子,像个土匪!”(《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88页)

  是看似在责备,实为爱怜的表达,同样意思也有“傻女子”的说法。

  【娃娃】可指具体某家的孩子,也可泛指孩子们。

  (21)“这是谁家的娃娃?田主任指着他问润叶。

  噢……孙玉厚的二小子!”(《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21页)

  (22)“夏天,一入三伏,他们和村里的其他娃娃就脱得一丝不挂,男娃娃,女娃娃,成天泡在东拉河里,耍水。”(《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76页)

  【村盖子】指村里的流氓。

  (23)“他们把农村扩大了几尺自留地或犯了點其他“资本主义”禁忌的老百姓,以及小偷、赌徒和所谓的“村盖子”“母老虎”,都统统集中在公社的农田基建会战工地上。”(《平凡的世界》第一部29页)

  表达效果:人称的专有名词以及称谓是陕北语言文化的最好体现,一些亲切自然的称呼会让读者感到小说中人物的真实情感,不论亲昵的称呼还是恶语的埋怨,有了人称的专有名词,就少去很多笔墨描写人物的情感,反而给读者留下很多的想象空间。

  (三)陕北方言的形容词

  【不美(mèi)气(qì)】表示不如意,没脸面,丢人。

  (24)“两个男女一块相跟着溜达,叫众人看着不美气。”(《平凡的世界》第一部99页)

  【沟里上洼里下】表示人说话不实际,不着边际。

  (25)“他对这个人已经有点烦。她已听够了他那些沟里上洼里下的不上串话。”(《平凡的世界》第一部84页)

  【顶事】指起作用,办成事。

  (26)“润叶捂住嘴,笑得前伏后仰,说:‘没顶事!让我再缝!”(《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79页)

  【有门】指的是事情有希望办成的样子。

  (27)“有门!王满银一看他们动摇了,乘势就把烟硬往一个表现最动摇的小伙子手里塞。”(《平凡的世界》第一部33页)

  【恓(xī)惶(huàng)】指的是可怜,无法继续,坏了的意思。

  (28)“你不想想,你那老婆娃娃这阵儿在家里恓惶成个甚了。”(《平凡的世界》第一部34页)

  【秀溜】指漂亮,好看的。

  (29)“润叶气恼地回到家里,两只很秀溜的新鞋在河滩里糊满了泥巴,一副叫人看了怪不好意思的狼狈相。”

  【酸眉醋眼】指的是指人用妒忌的眼光看待。这个词语在文中多次被使用。

  (30)“公众场合不能酸眉醋眼,张东望西。”(《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58页)

  (31)“其中几个不正向的光棍后生,不时酸眉醋眼瞄着金家那里的几个漂亮媳妇。”(《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61页)

  其中的两个“酸眉醋眼”意思不同,第一句中的意思是,在开大会时,不严肃,带有不满抱怨的情绪。而第二句的意思则是有眼馋,喜欢的情绪。在不同的语境,带有不同的意义。

  (32)“有些人已经不是劳动,而是在挣命,一边发疯似的挖土,一边累得嘴里呻吟着。”(《平凡的世界》第一部198页)

  表达效果:陕北方言中的形容词因为是由陕北人民通过生活经验总结而来的,因此相较普通话中的形容词更具画面感,更传神。当然更贴合路遥先生的生活,能更好的塑造人物形象,对读者理解人物性格,理想及背景都有一定的辅助作用,令陕北方言更加艺术化了。

  二、结语

  《平凡的世界》这部长篇小说更像是一部奋斗史,由农民出身的主人公,为了未来,为了生活的更好,付出劳力,智慧,来改变命运。这样的“正能量”激励着以代又一代的年轻人,无论你出身如何,背景如何,重要的是你可曾努力改变自己,改变这不公的命运。

  注释:

  (1)阿英,晚晴小说史.b本经:人民文学出版社,1980年08月新1版,第171页

  参考文献:

  [1]黄伯荣,廖序东.现代汉语(下)[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2.

  [2]贺智利.试论路遥小说与陕北方言[J].安康师专学报,2004,11(4):79-82.

  [3]王抒.贺智利 陕北方言与路遥小说的艺术韵味[J].榆林高等专科学校学报,1999,(3):009.

上一篇:企业内部控制在财务风险管理中的应用分析
下一篇:微信对高职大学生人际关系的影响研究

2018年中文核心期刊目录查询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