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论文发表 > 正文

塔城地区多元民族成员哈萨克语语言认同态度研究

作者:核心期刊目录查询 发布时间:2019-03-18

語言使用的发展对社会进步及多元民族成员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本文旨塔城地区多元民族成员哈萨克语认同态度,了解塔城地区多元民族成员对于哈萨克语的语言使用与语言认同状况,探究多元民族成员间语言态度互异,探索影响塔城地区多元民族成员对哈萨克语言认

  語言使用的发展对社会进步及多元民族成员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本文旨塔城地区多元民族成员哈萨克语认同态度,了解塔城地区多元民族成员对于哈萨克语的语言使用与语言认同状况,探究多元民族成员间语言态度互异,探索影响塔城地区多元民族成员对哈萨克语言认同态度的重要因素,分析其背后原因,揭示多元民族成员对哈萨克语言使用者性别、年龄、地区及文化层次的关系。希望并据此提出提升语言态度的措施,并进一步预测语言认同的发展趋势。

语言科学

  《语言科学》主要刊登语言科学研究领域内有理论意义和应用价值的基础研究、应用基础研究、应用研究的专论,以及基于共时或历时的具体语言事实且有理论深度或独创性见解和在交叉学科、新兴学科领域中有突破性进展的专题研究成果。读者对象为国内外从事语言科学的教学与研究人员、研究生、大学生,以及其他从事与语言应用学科相关的研究人员。

  塔城地区作为一个多民族聚居区。这里语言丰富,语言丰富,语情多元化,达斡尔语已经变成至极淑危的语言,而东乡语、回语、维吾尔语等几种多元民族成员语言的使用也呈现不同程度的减弱,语言人语言认同态度的转变是成为这些语言变化的一个重要因素。

  本研究通过对塔城地区多元民族成员哈萨克语语言认同态度的详细调查,了解当地多元民族成员的哈萨克语语言认同态度以及语言使用、语言认同和民族认同等信息。这些研究不但能加深人们对当地塔城地区区语情的了解,也必将丰富人们对语言区情的认识。同时,本研究通过对调查所得数据进行多角度、多层次的分析,找出影响当地多元民族成员哈萨克语语言态度转变的关键因子,并据此提出科学的、切实可行的语言保护措施。

  本文通过文献法、问卷调查法、访谈法、对比法等方法对塔城地区多元民族成员哈萨克语认同态度进行问卷调查,走访了塔城地区四县一市,塔城市、额敏县、裕民县、托里县、和布克萨尔县,发放问卷1300份,收回有效问卷1187份,从而得知多元民族成员对哈萨克语使用的基本语言认同态度及其原因。

  一、塔城地区多元民族成员哈萨克语语言认同态度调查

  笔者通过塔城地区多元民族成员哈萨克语语言认同态度调查运用以下两种研究方法展开调研。

  (一)塔城地区多元民族成员问卷调查

  2017年11月22日—12月27日,笔者在塔城地区多元民族成员哈萨克语语言认同态度进行问卷调查。发放调查问卷1300份,收回1187份,回收率91.31﹪,实际问卷人数1187。

  (二)塔城地区多元民族成员重点访谈

  2017年11月22日—12月27日,笔者在塔城地区多元民族成员哈萨克语语言认同态度进行面对面访谈。发放访谈表230份,收回230份,回收率100﹪,实际访谈人数230人。

  二、塔城地区多元民族成员对哈萨克语语言使用态度情况与分析

  本文运用社会语言学的研究方法,对哈萨克族主要聚居区进行问卷形式为主,个别访谈为辅的田野调查,综合调查塔城地区多元民族成员对哈萨克族的语言使用情况和语言认同的态度,全面把握哈萨克的语言使用情况、语言态度、语言认同的概况及其成因,揭示文语言使用与性别、年龄、文化层次的关系。塔城地区的哈萨克族主要居住在塔城市、额敏县、托里县、裕民县及和布克赛尔县,笔者在这些五县中选择较有代表性的人群进行了调查,年龄分布在从16-60岁,职业范围大概分布在行政人员、教师学生以及工人农民,由此推论整个塔城地区。本次调查发出问卷1300份,收到有效问卷1187份,故笔者在此基础上进行统计分析。

  使用语言态度

  对现行语言态度

  为了解现行哈萨克语的语言使用情况、语言态度及语言认同,笔者在调查问卷中涉及了一些相关问题,以下是有效数据统计答案:

  1)掌握哈萨克语程度:A.完全能听得懂375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31.59﹪;B.基本能听懂675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56.87﹪;C.基本听不懂127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10.70﹪;D.完全听不懂10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0.84﹪。

  2)周围朋友使用情况:A.认为多的有395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33.28﹪;B.比较多的有775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65.29﹪;C.认为不多的有3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0.25﹪;D.不知道14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1.43﹪。

  3)日常使用语言比例:A.使用哈萨克语的有462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38.93﹪;B.使用汉语的有497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41.87﹪;C.使用维吾尔语的有138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11.63﹪;D.使用蒙古语的有52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4.38﹪;E.使用东乡语的有15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1.26﹪;F.使用达斡尔语的有23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1.94﹪。

  由上图可看出,塔城地区多元民族成员对哈萨克语言对于现行的哈萨克语言较为满意。在满意程度、掌握程度、语言态度认同方面都有50%以上的人持完全赞成态度,20%-30%的人持相对中立态度,10%以下的人觉得不容乐观。在谈到日常使用语言时,有接近39%的人选择使用哈萨克语,42%左右的人选择使用汉语,11.63%左右的人选择使用维吾尔语,有不到5%的人选择使用蒙古语、东乡语及达斡耳语。在周围朋友的使用方面,各有65.29%的人选择了使用哈萨克语认为多的,23.28%的人选择认为比较多的,只有0.25%的人选择认为不多。综上可得,几乎一半以上的多元民族成员对哈萨克语的使用持认同态度。

  三、塔城地区多元民族成员对哈萨克语语言认同态度因素

  通过问卷的调查及统计,笔者总结出塔城地区多元民族成员对语言使用态度问题的三种态度,即支持母语型、双语型及国家通用语型。并根据调查塔城地区以及调查人群分析了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

  (一)哈萨克语语言态度

  1)你认为有必要学习哈萨克语:A.认为非常有必要的有351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29.57﹪;B.认为有必要的有432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36.39﹪;C.认为没必要的有142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11.96﹪;D.认为无所谓的有262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22.07﹪。

  2)是否认同哈萨克语:A.认同的有1087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91.58﹪;B.不认同100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8.42﹪。

  3)对你来说,语言交换使用会是你感到:A.感觉方便的有873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73.55﹪;B.不方便58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4.89﹪;C.比较麻烦256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21.57﹪。

  4)如果需要语言换用,您使用哈语的态度:A.主动学习366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30.83﹪;B.适应学习572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48.19﹪;C.绝不学习249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20.98﹪。

  由以上调查结果可知,支持语言换用的比重占到了50%以上。其中32.23%的人认为非常有必要进行语言换用。据调查显示,这些数据大多来源于市级行政单位及部分教师。他们认为语言换用关系着民族的发展与进步。不管是在工作或教育中,母语虽然有着它好的一面但也不免有些缺点。有些人认为换为双语,较为好学且易于语言处理;有些人认为换为国家通用语,希望跟多元民族成员实现一个民族一个文字,以便民族交融沟通;支持语言换用的人都希望能尽快换用,早点结束一个民族用两个文字的历史,希望能从新一代抓起,慢慢普及,并且加强国家通用语的统一性。

  (二)语言态度影响因素

  由以上调查报告,笔者分析民族对其语言的感情、社会的发展、民族的分布、等方面都影响着民族对语言的态度。

  1.语言感情影响

  一个民族对自己母语及文字的感情是经过长期的历史形成的,并且可以代代相传。这种感情是稳固的,不会轻易改变。哈萨克族的语言与文字是通过部落一代一代传下来,它深藏于人们的心理底层,根深蒂固。从开始接受教育起,哈萨克族就接受的是母语的教育,母语作为他们的民族语言被其所接受,基于对本民族的热爱,他们对母语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故出现母语换用的情况时,有些人本能地认为换用一种语言就是改变了他们的民族,强烈的民族使命感会影响他们对语言的态度。

  2.社会发展影响

  随着社会不断发展,民族也需要随之进步,否则就容易被飞速发展的时代所淘汰。语言和文字对一个民族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一般说来,凡经济文化、科学技术比较发达的地区,其态度偏向语言换用。因为在信息时代,母语在一些语言信息的处理上表现出一定的局限性,对民族的经济、文化及教育带来了诸多不便,所以他们在选择语言时,希望换用一个能与时俱进,便于发展的语言和文字。

  3.民族分布影响

  单一民族聚居区大多比较重视本民族语言文字的使用,而杂居区则比较开放,容易接受使用新的民族语言文字。本次调查显示塔城地区多元民族成员对哈萨克族聚居区的各村、乡镇提交的问卷普遍偏向保留本母语,而在县级及以上地区的语言选择偏向语言换用。故笔者认为,在民族聚居区对于民族文化及传统有着较完整地保留,相对于语言也是持保留态度,而在杂居区,由于接触的民族、语言和文字比较多,相对来说就更容易接受语言换用。

  四、塔城地区多元民族成员哈萨克语语言态度发展的认同

  根据本次调查,笔者发现不同性别、年龄、职业、地区以及文化层次对语言使用的态度也不尽一致。具体情况通过以下数据反映:

  (一)性别

  被问卷人性别比例:A.男:692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58.30﹪;B.女:495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41.70﹪。

  (二)年龄

  被问卷人年龄比例:A.18岁以下51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4.29﹪;B.18-30岁276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23.25﹪;C.30-50岁386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32.52﹪;D.50岁以上474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39.93﹪。

  (三)职业

  被问卷人职业比例:A.学生230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19.38﹪;B.教师261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21.99﹪;C.行政人员510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37.99﹪;D.个体24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2.02﹪;E.工人11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0.93﹪;F.农牧民139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11.71﹪;H.其他12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1.01﹪。

  (四)地区

  被问卷人属地比例:A.市所在地有455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38.33﹪;B.县所在地有541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45.58﹪;C.乡(镇)所在地有49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4.13﹪;D.村(队)所在地有142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11.96﹪。

  (五)文化层次

  被问卷人学历比例:A.中学209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17.61﹪;B.大中专364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30.67﹪;C.本科441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37.15﹪;D.研究生及以上173人占实际参加问卷人数的14.57﹪。

  由以上数据统计可知,男性相对于女性来说稍多倾向于语言换用;随着年龄的增长,哈萨克族对语言换用的态度也在转变,年龄越大越愿意换用母语;教师与行政人员愿意语言换用双语的比例较大;从生活地区来看,生活在市级地区的哈萨克族较愿意接受语言换用,县、乡镇及村中居住的哈萨克族不愿意的比例稍重,但悬殊不大;在文化层次方面,除中学文化水平之外,其余文化水平的数据都偏向愿意接受语言换用。

  这些数据说明,塔城地区多元民族成员对于哈萨克语语言态度认同的趋势多数还是持支持双语态度,但比例相差并不大。他们一方面希望多元民族能统一语言,实现一个民族一种语言,进而加强经济贸易的发展;希望双语的换用能解决便于日常交流,方便工作使用等难的问题;希望民族语言能跟上时代发展进步的步伐。另一方面又认为哈萨克语是一种民族文化,换用国家通用语会丢弃民族文化;习惯了使用一种语言,换用会略显不适应。故我们在语言使用时,需要做好使用语言准备,例如做好工作计划、语言替换以及考察工作等等,同时还需要各部门的大力支持,一次性换用为能适应社会发展并能满足人民需求的语言。

  五、结语

  本文通过多元民族成员对哈萨克语语言认同使用态度的调查,了解塔城地区多元民族成员对哈萨克语语言换用的态度并分析了成因,得到以下结论:

  (一) A类发展趋势(哈萨克语,母语维持型)

  大部分哈萨克族对现行的哈萨克语语言还是认同使用(哈萨克语,母语维持型)态度,他们认为(哈萨克语,母语维持型)无论在表达哈萨克语方面,还是在日常生活使用的适应度方面都有优势。他们希望保持自己民族的文化与特色,并且不希望耗费大量的物力、精力去换用哈萨克语,母语维持型语言;

  (二) B类发展趋势(哈萨克语,汉语,母语拓展型)

  有些哈萨克族较认可B类发展趋势(哈萨克语,汉语,母语拓展型),他們认为在计算机信息时代,语言与计算机的适应性体现了民族的发展程度。双语便于日常交流,方便工作使用,发展适应性强,便于普及;

  (三) C类发展趋势(汉语,哈萨克语,母语转变型)

  少部分哈萨克族希望实现一个民族,一种文字。希望多元民族成员统一国家通用语,考虑到了语言国际性与统一性,他们更倾向于换用国家通用语。

  考虑到语言与民族的发展关系,为了促进哈萨克民族的现代化发展,需要选用一种符合社会和群众实际需求、能快速适应信息化社会的语言,但同时也不能忽视传统语言文化的保存和发展,在有重点地、科学规范地推行国的同时完整地保留原有语言及文化,是我们接下来需要做的工作。

  由于本人初次做社会调查研究,缺乏经验,外加条件限制,本次调查和统计过程中,问卷设计有些不合理之处,数据分析处理也存在缺陷,希望大家给予批评指正。

  参考文献:

  [1]张瑞.新疆哈萨克族文字使用态度调查研究[J].伊犁师范学院学报,2016.

  [2]刘浩.新疆塔城市区达斡尔族语言现状调查分析[D].中央民族大学,2011.

  [3]林雪琪.塔城地区维吾尔族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使用情况调查[D].新疆师范大学.2016.

上一篇:高铁经济时代黔桂铁路沿线少数民族地区精准扶贫对策研究
下一篇:浅谈高速公路沥青混凝土路面施工组织设计及管理

2018年中文核心期刊目录查询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