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论文发表 > 正文

从《说文解字》“戈”部字看上古的尚武思想

作者:核心期刊目录查询 发布时间:2019-03-25

自人类出现以来,战争就一直没有停止过。战争和文明始终交错,既对人类文明的发展和进步起着催化和促进作用,又时刻威胁着人类自身的生存。本文拟以《说文》中的戈部字为对象,通过分析《说文解字》戈部字的语义,来挖掘上古文化中尚武思想。 《 文史杂志 》

  自人类出现以来,战争就一直没有停止过。战争和文明始终交错,既对人类文明的发展和进步起着催化和促进作用,又时刻威胁着人类自身的生存。本文拟以《说文》中的戈部字为对象,通过分析《说文解字》“戈”部字的语义,来挖掘上古文化中尚武思想。

文史杂志

  《文史杂志》积极评介中华民族五千年的灿烂文明以及优秀文化遗产;向群众进行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的普及宣传,进行社会主义与爱国主义的启发教育,包含文学,历史,艺术三个范畴。

  一、前言

  人类是一种好战的动物,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类社会的历史就是一部战争史。我们的先祖在造汉字时,战争的内容自然少不了的。这从一些汉字中完全可以得到验证,甚至当时战争的场面都依稀可辨。

  成书于东汉的《说文解字》大量保留了先民们对世界的认识,为研究上古社会的各个方面搭建了一座不可或缺的桥梁,它的小篆字系,为汉字的断代描写提供了可贵的资料,贮存了经过人为规整而又保持着原始构形意图。

  先民改朝换代,侵占领土,守卫家园,不可避免地发起战争,本文以《说文解字》中的戈部字和与一些与戈部字密切相关的字为例,简要地介绍《说文》戈部字所保留的中国先民对战争的认识,并以尚武思想为话题,形象地展示古人对战争的崇敬。

  二、从“武”字看古人对武的崇尚

  (一)何为“止戈为武”

  在众多文字中,“戈”字是最具有尚武色彩的一个字,这个字表示了中国古代民族特色的攻击格斗用勾啄兵器,相关文字资料都有对其详尽描述,专门用于攻击格斗,并由镰刀类农具演化而来,由青铜制造。戈,《说文》:“平头戟也,从弋,一横之。象形,凡戈之属皆从戈。”戈是一种平头戟类兵器,小枝向上则为戟,平之则为戈,象形字,从弋,弋表其柄,上有一横,象其横刃。

  “武”字是具有代表性的会意字之一。同“人言为信”一样,“止戈为武”几乎是尽人皆知的常识:止和戈两个独体的“文”结合在一起,就是武字了。《说文》:“楚庄王曰:‘夫武,定功戢兵。故止戈为武。”远在春秋,楚庄王已经对“武”作出如此解释,许慎作《说文》也承袭此说,那止戈为武的真正意思是什么呢?

  很多人都認为“止戈为武”的意思是“止干戈成为武”。其实不然,“止戈为武”的真正含义关键还是在“止”上。戈是古代的主要兵器之一,止是足趾的象形。止既是趾,也代表足,在文献中也有例证,如《汉书·弄法志》“当斩左止者”,颜注:“止,足也”。而且,在其他一些会意字里,“止”都代表足趾,也就是人的足迹,几乎都有前进、进取之义,而绝非中止、制止。综上所述,“止戈为武”的解释是:戈是武器的代表,表示威武,止是足趾的象形,表示行进,整个字的含义是征伐、征战,乃是勇武的象征。因此,《春秋繁露·楚庄王》说“武者伐也”,倒是一语中的,得其本意。

  (二)中国人尚武思想

  在几千年来,中国人一直尚武,认为“武”是威武、勇武的代名词,与“文”相对应。据古代“谥法”的说法,“刚强理直”、“威疆睿德”、“克祸定乱”者都可谥“武”,如周武王、魏武帝、汉武帝等等都是以赫赫武功著称的帝王。

  春秋时代,贵族个个都下马能文上马能武,侠客遍地、武士横行,一言不合,就拔剑相斗,这些事情在古籍的记载中可见一斑。在中国古典文学中的尚武主题最初发端于《诗》、《骚》。较早如《诗·大雅》中的《皇矣》:“临冲闲闲,崇墉言言。执讯连连,攸馘安安。是类是禡,是致是附,四方以无侮。临冲茀茀,崇墉仡仡。是伐是肆,是绝是忽。四方以无拂。”描绘了周文王伐密伐崇的事迹。《大明》:“殷商之旅,其会如林。矢于牧野,维予侯兴。上帝临女,无贰尔心。牧野洋洋,檀车煌煌,驷騵彭彭。维师尚父,时维鹰扬。凉彼武王,肆伐大商,会朝清明。”,描绘了武王牧野歼殷之战,其内容丰富,气势宏大,这两篇诗经皆颂扬了文王武王周王朝“开国元勋”的事迹。

  《左传》中亦有十分出色的战争描写,它详细的记录了其中大规模的14场战争,小战役则不计其数,其中以秦晋殽之战,晋楚城濮之战,齐晋鞌之战,晋楚鄢陵之战,秦晋韩之战的描写最具代表性。

  春秋时期尚武主题仅仅散见于各类作品中,直到汉代才真正开拓了中国古代文学尚武主题模式。这在司马迁著的《史记》中可展示得淋漓尽致,如《卫将军骠骑列传》是卫青和霍去病的合传,主要记述卫青七出边塞,霍去病六出北疆,指挥千军万马,攻讨匈奴,扬威大漠的经历和赫赫战功。《李将军列传》中,描述了李广一生与匈奴战斗七十余次,常常以少胜多,险中取胜,以致匈奴人闻名丧胆,称之为“飞将军”,“避之数岁”。如实记载了他们骁勇杀敌的功绩和“匈奴不灭,何以家为”的爱国情怀。司马迁除了浓墨重彩地描写王侯将相驰骋沙场的事迹,同样也塑造了一群栩栩如生的侠客形象,形成了尚武主题的又一方面。

  三、从戈部字看先民对兵器的喜爱

  (一)类化指兵器的戈部字

  我国古代的兵器,在字形上都有一个共同点:从戈部。而其他一些以“戈”为偏旁、部首的字都程度不同地和战争暴力有关,例如把军人的装束叫做“戎装”,把严密的防备称作“戒备森严”,把残杀无辜生灵称作“屠戮”等等。

  《说文》上对“戈”的解释是:“平头戟也,从弋,一横之象形,凡戈之属者皆从戈。”“戈”是一种以勾啄方式杀人的兵器,也是中国最具有民族特色的战争兵器。《荀子·议兵》中说:“古之兵,戈、矛、弓、箭罢了。”在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址中,考古学家曾出土过一批石戈,“戈”经历商周两代,一直是战争中的主要实战兵器,直至公元前三世纪才退出历史舞台。但在汉字中,仍然用“戈”部来表兵器,在《说文·戈部》中,表示兵器的汉字有九个,如“戣”,《说文》:“<周礼>:‘侍臣执戣,立于东垂兵也,从戈癸声。”又如“戕”字,《说文》、“枪也,他国臣来弑君曰,戕从戈爿声。”,除此之外还有“戭”字表长枪,“戉”表斧,“戟”字表盾;“戎”字则是兵器的泛称。

  (二)从史书看先民对兵器的喜爱

  上述所说的字,都是上古时期重要的兵器,这些兵器在一些文献中都有涉及和记录。宋代爱国词人辛弃疾曾有词句道:“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这里的“金戈铁马”是指兵器和披着铁甲的战马,映射出雄姿勃发的士兵骑着战马、手持金戈的情景,因而,人们常以此形容战士的雄姿。而“戎”字与“戈”字一样,都与战争有着不解之缘。《说文解字》上说:“戎,兵也。”是兵器的泛指。古时候有五戎之称,《礼记》就有“习五戎”的说法。五戎就是指刀、剑、矛、戟、矢这五种兵器。后来,“戎”字慢慢就带有征伐的意思。如周武王在牧野大败殷商之军,历史记载道:“戎殷于牧野。”《木兰诗》里说:“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从侧面表达了军队行军之迅速,而“戎”在里面也是带有征伐的意思。后来常指从事征战生活、经历的词语有“戎马生涯”、“投笔从戎”。戟是历史上最早兼具斫刺两种功能的兵器。戟,《说文》:“有枝兵也。从戈倝。《周礼》:‘戟长丈六尺。”?譹?訛戟是可直刺或横击的长柄兵器,顶端有直刃,两旁有象枝条斜出的横刃,由戈和省木组成的会意字。《周礼·考工记》:“车戟之柄一丈六尺。”《说文段注》:“兵者,械也。枝者,木别生條也。戟为有枝之兵,则非若戈头之平头,而亦非直刃。”?譺?訛关于戟的诗句有“戟干横龙簴,刀环倚桂窗。”“特承恩诏新开戟,每见公卿不下床。”“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以上诗句和词语大多都带有一种尚武的色彩,由此看出,先民们对兵器的喜爱则是不言而喻的。

  四、从与“戈”字密切相关的字看先民的尚武心理

  在《说文》中有一些不属于戈部的字,但它本身由戈字组成,或者意义上与戈字密切相关,本文对此作一些讨论。

  (一)干支中的“戊”和“戌”

  “戊”是“天干中的第五位”,“戌”是“十二地支的第十一位”,用以纪年、月、日等。但这些都不是它们的本义。许慎《说文》:“中宫也。象六甲五龙相拘绞也。戊承丁,象人胁。”?譻?訛郭沫若《甲骨文字研究·释干支》:“戊象斧钺之形,盖即戚之古文。”然而“戊”和“戌”的本义都非常相似,其中“戊”是石制的斧形武器,“戌”《说文》:“戌,灭也。九月阳气微,万物毕成,阳下入地也。五行,土生于戊,盛于戌。从戊含一。”当中“杀死”或“消灭”的含义只是引申义。“戌”是战斧。其中“戌”字后由“战斧”的意思引申为“杀戮”。由此,后来的“威”、“滅”等字都采用了“戌”作义符。直至后来代替斧头的武器出来,“戊”和“戌”的本义才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后被借用为干支。

  (二)“我”——杀人的凶器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中的“我”字,是使用频率最高的汉字之一,基本义是指人们对自己的称呼,即作为第一人称代词用。但这并非其本义,许慎在《说文》中说:“我,施身自谓也。或说我,顷顿也。从戈从 。 ,或说古垂字。一曰古杀字。”?譼?訛许慎的说法是把“自己对自己的称呼”当成了“我”字的本义。事实并不是这样的,在李孝定《甲骨文字集释》:“契文‘我象兵器之形,以其柲似戈故而与戈同,非从戈也……卜辞均假为施身自谓之词。”中解释,“我”原本是个象形字,其甲骨文字形,就是一把锋口朝左、有三个锯齿的大斧的象形,其右边的一条两端都带有一个小短横的竖杆,就代表带有“顶钩”和“脚钩”的斧柄。从本义出发,“我”字又可被引申为“杀”、“征战”等义。如《书·泰誓中》:“我伐用张。”意思是:杀罚行动即将展开。进入战国时期后,生产技术大幅提高,随着性能更为优良的武器相继问世,大斧逐渐被取代了,所以“我“字的使用率大大降低。汉唐以后,它被普遍借用来作第一人称代词。用“我”字来指代自己,便可映射出当时国人好战的心理。

  虽然,如今的“我”字已经没有了“斧子”、“杀伐”等义,但在以其为偏旁的一些汉字中,这些意思却被保留了下来。如:“義”。

  (三)“義”薄云天

  在中国古代,“義”是含义极广的道德范畴。孔子最先提出了“義”:“君子之于天下也,无适也,无莫也,义之与比。”认为这是君子必须遵守的道德准则。其后,孟子则更进一步阐释了“义”字:“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唯義所在。”他认为“义”是比“信”和“果”更为重要。“義”字可拆为“羊”和“我”字,羊指的是头上有盘曲大角的公羊,“我”字是由本义“大斧”引申为“杀伐”的意思,由此可见,“义”的本义是“公羊为捍卫自我或群体权力而实施的博斗。后又引申为“正义而师出有名的征伐”,之后,又二次引申为“正义”、“公正合宜的德、行为或道理”等意思。在后来的文学作品中,“義”字大量地出现在一些武侠类小说中,其感情色彩大都是褒义的,如关云长的义薄云天,梁山好汉不求回报的“仗义”,秦叔宝、罗成的“忠义”。由此可见,历史人物一旦贴上了“義”字的标签,一般都是好战的热血英雄好汉。

  (四)“征”与“伐”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王昌龄的《出塞》与李白的《子夜关歌》写尽了“征”字的点点血泪与愁思。《说文》中对“征”的解释是“正行也。”是出发打仗的意思,这也是它的本义,甲骨文中“征人方”也写成“伐人方”,征伐同义。“伐”字在《说文》中的解释是“击也。”是打的意思,古书中也把正义的战争称作“伐”,“征伐”是杀人的意思。历史上,“征”与“伐”这两个字一般都带上正义的色彩,春秋时期的诸侯之争和人民战争也都用“伐”字,还有“武王伐纣”。由于“征”与“伐”有正义的色彩,宣称为“征伐”的主动方,总是击鼓震士气,宣明发动战争的目的。这两个字淋漓尽致地反映了古人好战的心理。

  (五)“戒”与“或”

  戒,《说文》:“警也。从廾持戈,以戒不虞。”义为警戒,双手握持戈表警戒不能预料之事。“枕戈待旦”、“枕戈待敌”、“枕戈寝甲”等成语即表示一种头枕着戈,衣不卸甲的状态。或,《说文》:“邦也,从口,从戈,以守之。一,地也。域,或又从土。”?譽?訛义为邦国,封国。口表都城,戈表武器,用“戈”守“一”会意,“一”表都城周围土地。

  五、结束语

  从以上对戈部字的解释中,先民的尚武思想可见一斑。虽说尚武精神在中国越来越稀缺,但仍然存在民族文化的深处中。

  关于《说文》中的戈部字,前人的研究还很少,且只是简单地将其分类。笔者将戈部字与古代战争、兵器和中国人的尚武精神联系起来,也算是本文的创新之处。但由于篇幅和笔者本身知识有限等问题,在此关于戈部字的研究还不完善,笔者希望能继续在这个问题继续探讨下去,并在此暂时地告一段落。

  参考文献:

  〔1〕许慎.说文解字[M].北京:中华书局,2012.

  〔2〕孙实明.汉字原来这么有趣[M].宁夏人民出版社,2008.

  〔3〕蔡艳艳.说文解字[M].北京:北京出版社,2009.

  〔4〕李梵.汉字的故事[M].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

  〔5〕殷凌燕.《说文解字》戈部字的义类与重文问题[J].2002,(3).

上一篇:构建高校学生教育管理的人文关怀体系
下一篇:电子商务数据库的发展

2018年中文核心期刊目录查询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