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论文发表 > 正文

咏叹调《我仰慕你,眼睛》的艺术特点及风格

作者:核心期刊目录查询 发布时间:2019-03-28

《尤里乌斯凯撒在埃及》是亨德尔的著名歌剧作品,其中的咏叹调《我仰慕你,眼睛》独具艺术风韵,成为巴洛克音乐的代表剧目,被后世歌剧音乐演唱者及研究者传唱不休。在对咏叹调《我仰慕你,眼睛》的艺术特点及风格进行分析时,应从歌剧规范、歌剧演唱技艺、

  《尤里乌斯·凯撒在埃及》是亨德尔的著名歌剧作品,其中的咏叹调《我仰慕你,眼睛》独具艺术风韵,成为巴洛克音乐的代表剧目,被后世歌剧音乐演唱者及研究者传唱不休。在对咏叹调《我仰慕你,眼睛》的艺术特点及风格进行分析时,应从歌剧规范、歌剧演唱技艺、亨得尔艺术创作风格等多个方面入手,在对其作品的艺术性,时代性及文化性进行整合探究的过程中把握其作品艺术风格。

戏剧艺术

  《戏剧艺术》刊登戏剧理论和戏曲研究成果,介绍外国戏剧理论与作品,发表舞美、戏剧导演与表演艺术、戏曲教学、影视艺术等方面的学术论文。

  巴洛克作为连接文艺复习及古典主义的过渡时期,在西方艺术史及音乐史上占据重要地位。在巴洛克音乐创作实践中,亨德尔一直走在时代前端,代表了巴洛克歌剧艺术及声乐创作的最高水准。因此,剖析亨德尔声乐作品及歌剧艺术的特点和风格,对于探究巴洛克时期声乐作品创作特点和演唱规律意义重大。

  一、 咏叹调《我仰慕你,眼睛》基本概述

  1.咏叹调《我仰慕你,眼睛》的基本剧情

  亨德尔创作的歌剧《尤里乌斯·凯撒在埃及》由三幕构成,其中,咏叹调《我仰慕你,眼睛》出现在第二幕中。该咏叹调描述了凯撒大帝在远征埃及的过程中与埃及女王之间的爱情故事,与此同时,凯撒与埃及女王间也存在政治上的牵连及背叛,是一部集合了战争背景下的爱情,政治情势下的阴谋与背叛等各种因素的经典歌剧,其中的咏叹调《我仰慕你,眼睛》更是独居艺术风韵和魅力。在《我仰慕你,眼睛》中,歌词中最能显露剧中人物情感特征的语句是“我敬仰你,眼睛呀,你是爱情之箭,你眼中的火花撩动了我的心房。”;“悲哀啊,苦闷压,被凯撒所轻视,无人安慰,在颓废下死亡,无法停止,悲伤之心渴望安抚,顾影自怜。”等①。正是在这些咏叹及吟咏中,使凯撒最终沉醉在美妙的旋律下,与埃及女王坠入爱河。

  2.咏叹调《我仰慕你,眼睛》的乐曲结构

  从整体上看,《我仰慕你,眼睛》作为巴洛克时期的咏叹调,其中渗透了浓厚的巴洛克音乐特征,在音乐整体格局的设置上,通过采用三段体的结构,使乐曲在调性上呈现出周密及严谨的特点,与此同时又不失精巧。在具体的乐章节奏及调性分布上,在广板3/4拍及慢速吟咏下,咏叹调《我仰慕你,眼睛》集松散自由为一体,在长短乐句的顿挫中使音乐更加动感恢弘。在表现埃及女王的内心情感世界时,咏叹调主要情感宣泄途径为自咏叹调A段的声区始,经小段落过渡,在附点节奏的引领下,使乐句的音阶及旋律保持统一,在重复吟咏歌词的过程中,传递女主人公的内心情感。而在表现埃及女王的情感波动时,咏叹调《我仰慕你,眼睛》采用了六度跳进,二度下行及四度跳进的方式,以此凸显女主人公的内心情感层次。

  在乐句情感的起承转合上,咏叹调主要凭借其三段体的循环及调性布局特点,传递出或抒情、或忧伤、或婉约的特点②。在对女主人公的内心情感进行揭露时,咏叹调《我仰慕你,眼睛》侧重采用歌词及旋律的重复利用,对埃及公主的内心情感层次进行模进。在进入咏叹调的中段后,乐章的调性上出现了改变,由F调演变到d调,同时在乐句的起始速度上也呈现出由弱到强,速度由慢到快的转变趋势,而在女主人公的音调、曲调、情绪上也逐步迈入低沉,昭示着女主人公在情感中进入一种哀叹及幽怨的心理状态中,使人物的内心情感更具层次性和递进性。而在由爱转悲的情绪渲染上,借助于咏叹调的歌词,如“我悲伤地发现,再无人可悲如我”,伴随唱词而呈现出的乐章气氛更为炽烈,辅之以简单的节奏,更添女主人公悲伤哀怨的内心情感。在乐章的后续推进上,开始出现更多的变化音和八分音符,与此同时在乐章的伴奏音上也出现了形式上的变化,变奏再现、颤音、即兴加花及倚音开始增多,乐章结束时变奏旋律逐渐减慢,最终收于翻高八度。

  二、 咏叹调《我仰慕你,眼睛》的艺术特点分析

  咏叹调《我仰慕你,眼睛》在艺术特点上承袭了亨德尔的音乐创作风格,而亨德尔所处的时代背景中囊括的经济发展、文化思潮及艺术审美情趣必然会对其创作思想构成影响。因此,分析咏叹调《我仰慕你,眼睛》的艺术特点,应以亨德尔的音乐创作风格及其所处时代—巴洛克音乐创作的时代特征为切入点,在此基础上融合《我仰慕你,眼睛》的演唱风格,以便从整体上一窥《我仰慕你,眼睛》的艺术特色。

  首先,从亨德尔音乐创作的风格特征上看,可用质朴庄严,严谨有度来概括其音乐创作特点,其中的严谨有度侧重指亨德尔的歌剧作品在具备高贵大气的同时,又能够展示出其音乐的恢弘美,在调性的布局及乐章的顿挫上遵循常理而又带有一定的跳脱感和灵活性。亨得尔音乐作品的质朴庄严可以从其作品的咏叹调及宣叙调中得以发现,表现力十足而又流畅无比的调性设置可以使其音乐作品彰显出较强的戏剧感和爆发力,显露出庄严化及质朴化的音乐特征,这一特征与巴洛克时期主流音乐之间讲求装饰及繁冗的音乐特性又呈现出较强的差异性③。在把握了亨德尔的音乐创作风格后,将其与《尤里乌斯·凯撒在埃及》这部歌剧进行结合,可以发现,在保有自身独特音乐创作风格及特征的同时,亨德尔也在这部歌剧作品中融入乃至借用了他人的一些音乐作品及创作风格,并力求在咏叹调及宣叙调中加以突破,使自身的音乐作品兼顾了歌剧演唱者及乐章旋律的双重优势。

  以《我仰慕你,眼睛》为例,这一咏叹调具备了抒情、慢速、哀诉等特征,在情绪表现上带有悲伤、忧郁、哀婉动人的特点,其中在音乐乐章的处理上渗透出亨德尔质朴庄严的艺术性,而在旋律的构成动机上,又具备了优美悠扬的曲调调性,使乐曲及咏叹调在旋律的上下行中兼具平稳性和跳动感,赋予咏叹调《我仰慕你,眼睛》浓厚的亨德尔特色。

  其次,从《我仰慕你,眼睛》的演唱层面上分析,在演唱方式及处理技巧的运用上,对演唱者提出了极高的要求。在进行该咏叹调的演唱时,从歌剧演唱者所选择的演唱方式及技巧上也可以对其艺术特点进行印证。例如,演唱者会在节奏的处理上通过变奏加花及放缓演唱速率的方式,使演唱的声线高度契合咏叹调的翻高八度要求;在唱音的选择上,演唱者一般会选择在设置平稳声线线条的同时,掺入一些颤音及变奏加花音,如此一来,既可以丰富演唱者的舞台表现,又可以使咏叹调中的女主人公妩媚动人的形象特点得以确立;在音区的协调及操控上,《我仰慕你,眼睛》的演唱者一般具有通透松弛,中音及低音发声区发音能力强,音乐节奏把握连贯平稳的特点。

  三、 咏叹调《我仰慕你,眼睛》的风格分析

  咏叹调《我仰慕你,眼睛》中,由于其产生于巴洛克时期,在艺术特点上又具备了在巴洛克音乐风格中收放自如的特点,这就彰显出《我仰慕你,眼睛》在艺术风格上呈现出一种与巴洛克音乐特点“貌合神离”的韵味。在对咏叹调《我仰慕你,眼睛》进行风格分析时,我们应将其置于巴洛克时代的背景下,通过对巴洛克时期的艺术风格及音乐特征进行剖析,在此过程中对《我仰慕你,眼睛》的风格进行深层次的把握及诠释。

  众多周知,巴洛克风格是一种夹杂在文艺复兴时期与古典主义盛行的中间阶段,其在艺术涵盖面上涉及到多种艺术领域,如巴洛克时期的建筑,绘画,戏剧等。从整体上看,巴洛克风格是一种具有一定的规范范式的创作实践,其在艺术审美趋向上倾向于感情的丰富化和层次性,这与巴洛克艺术风格追求光影及色彩的动感相匹配④。而在巴洛克艺术轮廓及面貌上,注重设计及场面的恢弘壮大,在空间上也讲求更加立体丰富,反映到巴洛克时期的音乐作品上,就使巴洛克时期的歌剧呈现出一种严谨有度的风格特点。例如,在亨德尔的歌剧作品中,尽管其中涉及到亨德尔本人的一些音乐创作风格及思想,但其音乐作品本质上仍然是时代的产物,在风格特征上会很大程度地带有巴洛克时期音乐创作风格的身影面貌,这在其咏叹调作品中得到突出显示:ABA等乐章结构形式,在保证音乐乐章及旋律能够顺畅流淌的同时,又带有极强的严谨性和对称性,不能不说这是巴洛克时代风格的影响和渗透。再从巴洛克时期的建筑风格上看,建筑样式中间杂的圆屋顶及方庭院的布局形式,需要建筑装饰物,如建筑雕刻等的映衬,而将目光转回到亨德尔的歌剧作品中,我们可以发现,《我仰慕你,眼睛》中所涵盖的乐句连线及演唱唱腔中的花腔处理,正是基于音乐的装饰要求。

  但是,经典之所以称之为经典,往往在于经典中还带有较强的时代突破性和前瞻性,一如亨德尔的咏叹调《我仰慕你,眼睛》。在《我仰慕你,眼睛》中,亨德尔虽然难以完全跳脱巴洛克这一时期艺术风格的影响,但在一些细节的处理上及规范的沿用革新上又彰显出一定的个性化色彩。如此一来,在歌剧的演唱形式及风格上在不违背,事实上也难以违背时代规范的基础上,可以在演唱中更多地融入演唱者本人的一些认识及见解,从而使歌剧作品在艺术风格上更加杂糅,形成依赖于时代背景,又带有较强个人表达及个体表现的作品风格[5]。在《我仰慕你,眼睛》中,亨德尔就给歌剧演唱者表达其自身的声线特点及感情区间留出了二次加工乃至多次加工的空间,这也启示我们,《我仰慕你,眼睛》是艺术生命力及鲜活力极强的音乐作品,在演绎这部咏叹调时,不必拘泥于传统的中音及低音发音规律,也可以在其中融入美声或者通俗的演唱方法及技巧,可以说,正是亨德尔赋予了咏叹调《我仰慕你,眼睛》丰富多元而又恰当适宜的艺术风格,使这部咏叹调被后世歌剧演唱着永久传唱。

  结语

  咏叹调《我仰慕你,眼睛》是亨德尔及巴洛克时期重要的歌剧选段之一,其艺术特点及风格具备了多次解读及探究的可能。在探析其艺术特点时,一方面不能脱离于时代背景及作者的创作思路,另一方面又要本着求新求异的眼光审视其艺术特点中流露的新变化,新动向,以此真正把握经典的魅力及价值。

  参考文献:

  [1]谷涛.歌剧咏叹调与艺术歌曲艺术特征之比较研究[J].音乐创作,2014(11).

  [2]秦北涛.歌剧咏叹调与宣叙调艺术性之刍论[J].艺术评论,2012(8).

  [3]王璟环.浅析亨德尔清唱剧中两首咏叹调在韵律和语言上的技巧[J].大众文艺,2013(20).

  [4]陈亚亚.浅谈亨德尔声乐作品的艺术特征——以六首声乐作品为例[J].音乐大观,2014(6).

  [5]张金花.亨德尔的声乐作品及艺术价值[J].音乐大观,2014(11).

上一篇:关于培育农民合作社健康发展的几点体会
下一篇:决策树法在企业投标决策中的应用

2018年中文核心期刊目录查询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