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论文发表 > 正文

中国古诗翻译问题浅析

作者:核心期刊目录查询 发布时间:2019-05-17

中俄两国联系日益密切,使得科技集中型项目的合作成为了可能。为实现这一领域的合作,不仅应该了解汉语及其文化,还应深入领会中华民族各时期的社会思潮,这些都是建立在对中国文学及传统的研究基础之上的。本文基于亚历山得拉.基托维奇的李白诗歌俄译本对古

  中俄两国联系日益密切,使得科技集中型项目的合作成为了可能。为实现这一领域的合作,不仅应该了解汉语及其文化,还应深入领会中华民族各时期的社会思潮,这些都是建立在对中国文学及传统的研究基础之上的。本文基于亚历山得拉.基托维奇的李白诗歌俄译本对古诗的汉俄翻译中所存在的问题进行简要分析。

民族文学研究

  《民族文学研究》作为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研究领域中唯一的国家级学术刊物,《民族文学研究》是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管、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主办、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的学术理论期刊。1983年11月创刊,1990年由双月刊改为季刊,2011年改为双月刊。

  近年来,俄罗斯的汉语热也随之升温,然而俄罗斯翻译专业多集中在技术和经济专业类领域,对于汉语文学作品的翻译经验较为匮乏。汉语作为多结构的语言,其书面语体与其他欧洲语言有着本质上的区别,汉字意义的丰富性和特定性加大了诗歌意像理解的难度。有学者说过:“中国的古诗就如同音乐作品一般,只有在音乐演奏的时候才能感受到它的真实存在,因此,中国古诗是否能传神达意也在于其“演奏者”,即译者。”文学作品的翻译具有很多特殊性,一直以来被认为是笔译中最为复杂的类型之一。其一,文学作品的翻译不是简单的直译,它在翻译上的处理更为灵活自由。其二,在译制过程中,译者们时常会接触成语、俗语这一类比较特殊的表达方式,这些通过直译是无法展现的,译者常以同类替换的方式进行处理。而一些带有幽默性质的文字游戏就很难用外语进行恰当的转换。第三,译者需同时具备深厚的文学功底,才能做到忠实于原著的翻译。第四,在翻译过程中译者需要考虑到原作的各类细节和用语特点:著作时间、体裁、文化特色等。

  文学被认为是语言的发展史,而诗歌能很好的反应中华民族的世界观及不同时期的社会思潮,李白作为诗歌黄金时代的代表人物,吸引了众多俄罗斯文坛的目光,然而诗人语言鲜明的个人色彩使得其诗作的俄译成为一大难题,俄译过程中,很难再现诗人诗作中的时代特点、乐律及主旨思想。李白的诗作中很好的体现了唐朝的时代特点,唐诗格外强调自然界与人的关系,认为人在自然界中能够与世间万物达到和谐,净化心灵。基托维奇翻译的《望庐山瀑布》便很好的体现了“物我唯一”的世界观。

  想要很好的分析文学作品译本的翻译质量,就需要对专业带有注释的译本及简单的逐字译本进行对比。以《望庐山瀑布》为例,俄译本有两种,直译本回译成汉语的意思是:“看庐山瀑布,阳光洒在香炉上,升腾起紫色的薄雾,远望,瀑布仿若湍急的河流,急速流下3千英尺,让我不得不怀疑,是否银河从第九天落下。”;而另一版本回译文:“登庐山看瀑布,灰蓝色薄雾中隐隐可以看见远方的日落,远眺连绵不绝的山脉和瀑布,那瀑布仿佛从云端穿越山林直下,让人觉得似乎是银河从天而落。”第一个版本中,译者试图展现大自然的美和力量,呈现诗人望着瀑布时所看到的宏伟画面,同时阳光和薄雾下的庐山给自然美景增添了浪漫色彩,把瀑布和流水相比较表达出诗歌所蕴含的力量,丰富了诗作的寓意,把瀑布比作银河也更增添了其的秀美,李白在诗作中给大自然赋予了神话般的力量,不仅感叹于自然界之美,也表达了对理想的追求。对比来看基托维奇的译本,他用“觉得”替代了原译本中的“怀疑”,从而很好的体现比较义,但却不如“怀疑”所展现出的奇妙色彩。基托维奇的译本很好的还原了李白对自然之美的描述,但却不能准确表达诗人的本意。再以《独坐敬亭山》为例。这首诗的主题也是围绕自然界和诗人,李白在诗作中尤其提到了敬亭山。中国古诗中山脉往往是阳刚和自然永恒的象征,连绵不断的山脉暗喻了人世间的纷繁芜杂,云彩寓意了人的存在,这些随处漂浮的白云既可以对应现实的宁静,也能指代悲伤情绪。直译和异议版本分别为:“独坐敬亭山旁,众鸟高飞,孤云独走,各自不停歇的互相观望,只有我无限景仰地望着敬亭山。”;“炎炎夏日午后,独坐敬亭山中休憩,天空漂浮着朵朵白云,群鸟争相飞走,我望着山,山亦望着我,久久互望着,似乎永不相厌。”诗作中以群鸟暗指,尘世总有事物不是永恒和固定存在的;白云表明作者与周围世界的和谐统一,内心纯净,并对象征自然永恒的山脉有着无比的崇敬之情。而在基托维奇的意译版本中无法完全展现这些寓意,为使俄译本更具有诗学美感,基托维奇甚至增加了诗行“炎炎夏日午后休憩”,如此一来,俄译本的诗歌显得更为平缓,但诗人的崇敬之情却无法体现,主旨寓意也淡化了。唐诗中出现频率较高的另一形象便是月亮,有如李白的《静夜思》,与山脉的象征意相反,预示着有似于女性的阴柔,代指水、黑暗、夜。以此诞生了世间万物,与之相应的产生很多联想和情感,白色月光常用来表达身处异国他乡之人的思乡之情。直译和意译版本分别为:“床前洒满月光,看上去似乎地上泛起一层霜。抬起头望着那一轮满月,低下头又让我想起了故乡。”;“在我的床边洒满了月光,这会不会是霜呢?我自己也弄不明白。抬起头看着窗外的月亮,低下头之时不由得想起了我的家乡。”很显然,基托维奇的意译版本中保留了孤独的主色调,但却没有还原“一轮明月”,而这一点是不符合中国古诗的表达规范的,也就是说,译者本人的阐释有可能破坏诗歌原有的隐喻要素。

  从以上的简要分析可以看出,古诗翻译的难点主要在于:保留原有的语义负载;表达文本的情绪基调以及如何保留古诗的时代风格。

  参考文献:

  [1]阿列克謝耶夫.常道集[M].彼得堡东方研究所出版社,2003.

上一篇:农村电子商务发展的制度跟进
下一篇:浅析船舶制造企业的成本控制

2018年中文核心期刊目录查询通道